自拍 偷拍 另类 综合图片

<tr id="qbesz"><sup id="qbesz"></sup></tr>


  • 評論文集

    Commentary

    首頁  >  文學評論  >  評論文集
    細微處總能觸動人心深處柔軟的部分
    評論家:    日期:2019年06月05日    閱讀:1482

    李俊功


    一.


    “耀眼的光芒,閃爍在遠方?!保ā锻隆罚?,仿佛他已經認定了時能進入的境域,有著如此絢爛的大觀之景象。

    在那里,在這里,在心靈育化之一切處,“我緊閉雙目,感受一幅畫的沖擊?!鼻摇皟A聽。不由自主地,以奮飛者的姿勢,傾聽泥土、谷壑、澗流、鳥羽劃過寂靜的山廓。(《傾聽》)”且“站在時光的背后,透過殘垣的裂縫,我愿意把有限的精力揉進詩歌,把孤獨綻放成微笑的花朵,像是昨夜夢中蝴蝶,遠遠地走進,窺視你玫瑰般的美麗。(《心的丘壑》)”且 “期待著,原本屬于我們的那葉輕舟翩然歸來。(《輕舟》)”或者,“當劃過長空的鳥鳴,捎去我虔誠的祈禱,清晰的,依舊是你略帶憂傷又反復吟唱的平原與山川?!泵篮萌绯?,靜虛靈臺,故能 “靜待,無數個重疊的時日,在午夜的繁雜與嫵媚里,唱著贊歌,修飾翩躚的春風。(《遠方只有疊韻》)”

    詞語間,詩人王猛仁永不間斷地,以堅韌之姿態,以審美和文化自律的企圖為寫作的出發點,“追尋生命意義的過程中的真摯而深的人文關懷與智性思考,以及對自己與他人、與天地自然、與歷史、與藝術、與時光等關系的持久深入探究(聶權語)”,正是他內心深處那份對日子的淡定和從容的體現,是以情感之豐沛、靈魂之密語一而再再而三地對素樸生活的解讀和闡述,對內向抒情和外向放逸的極具體貼關懷之能事的張揚和耐心。也不難看出,其選取景觀之用心和設法增強“漢語性”意味的努力,都十分明顯,詩人的趣味和取向,無不在一個個看似簡單但卻繁復異常,看似平常卻蘊藉深厚的詞語中,化為可感可觸的詩歌形象。詩人兼具書法家等的多種身份,也注定了他具有的藝術家氣質,是“勝跡閱過千萬事,大江淘盡古今愁”的博雅和雄奇,對生活和世事的追尋和詰問,具有深遠的歷史感和強烈的現實意義,“并且默默地,詮釋著生命中神秘而遙遠的路程,”“歲月的古陌荒阡,正偉岸地樹起尊嚴,在夏天,在秋天,將收獲的鐮,連同拾荒的犁頭,化做一桿不老的旗幟。(《夢之塬》)”他細數自己的遠方旅行,似乎與時間的融合,與生俱來,作為中原歌者,沙潁河畔的矚望者,則“讓自己走進歷史,同古人對話,并不忘自省,顯示了作者的一種清醒和責任?!闭邕@樣的行吟——“他吟:風潛行,串起一曲穿越雷霆的長歌。(霜扣兒語)”


    二.


    是的,詩人的任務就是從不松懈地向著詩歌本身,進行深層次地探究和發現。波蘭著名詩人、隨筆散文家和小說家亞當?扎加耶夫斯基以《我還是不顧一切地愛上了米沃什的詩歌》為題說道:“米沃什的詩究竟有什么吸引了我?正確地說,是所有不同于我的經驗、不同于我的處境、不同于我的“人民共和國”語言的一切。我愛上了米沃什的自由,米沃什就是憑借這種自由,既尊重又反抗現代主義詩學的種種規則。他比我早前知道的詩人,說出了更多——我的意思是,他并不嚴格追求純詩主義者的隱喻:他要告訴讀者的,遠遠超過那些已被接受的當代詩人。讀者知道,米沃什相信某些東西而且憎恨另外某些東西,知道米沃什的世界觀(Weltanschauung)是什么,然而他的許多詩,仍然是詩人與自己的激烈爭論,理解它們一點也不容易——他從來不是一個教條主義者,他從來沒有同意自己的意見。我也驚訝于他的詩歌里不變的、充滿活力對于隱秘之物的探尋,這種探尋體現在十分具體、感性的意象之中,而不是出現在禁欲主義的、修道院的禮拜之中?!边@段話的主題詞是:探尋,自由。反過來說就是對于教條主義的反叛和摒棄,敢于在詩歌中舉高先鋒主義的旗纛,不斷為了詩歌的創造、創新付出生命的努力。那么,需要進一步探討的是詩歌應該給予讀者思想以及文體意義的啟迪和契機,如此一來,詩人對于詩歌內部傾注的蘊藉豐富的意象和布局,具有了無限放大的能量以及意味深遠的象征。通過博覽詩集《平原歌者》,正可視見詩人立足豐沃后土,展開了心靈深處廣闊的瞻望。于是,這些主題詞頻繁出現于我們的視野:花,海,河,鳥,故鄉,夕陽,土地,山脈,季風,春雪,荷花,夢幻,月色,眸光,蟬聲,午夜,燈影,詩箋,羽翎,村莊,草原,黃土地等等,以及出自內心和理想中的意緒景觀。一若“一切明媚的跡象,都藹然俯臨著大海,諦聽生命的律動。(《海的氣息》)”發自真純情感的熱愛,促使詩人詩性綿密,流淌著沙潁河水一樣的詩意脈脈,也才有了“我們正在享受的所有的美好,應該時時袒露著胸懷,像熟睡的花朵般濕潤、清秀、明麗。(《沙河吟》)”“我有滿地的形容詞”交疊反復,在詞語的精心選擇中獲取詩歌的生動形象,借助于濃濃翰墨,這種心力建設的隱喻世界,已比句子或者詩歌本身擁有更華美更深邃的鮮活生機。王猛仁詩句的顯著特點是否可以用三枚詞語“濕潤、清秀、明麗”,一言以蔽之?我想應該如此表述之,準確且明晰。是那“一種久久縈繞而不知其名的神性,布滿我頭頂寂靜的夜空。(玉珍詩句)”所有的語句都具“少有的明亮”與色彩。


    三.


    現代詩的詩學標準,其實是如何確立把人和生活終極意義作為探究并表達的對象,并且尋找適合時代特點的詩意表述和言說方式,真正讓詩歌語言和當代的精神指向融合為一體,通過某種隱秘關系促使生命(人性)、生存和蕓蕓萬象,甚至虛空世界結合的更加緊密。更多優秀的詩歌,往往端凝于對生存的追問,對歷史的反思,對欲望的書寫,對世界神秘的探詢,對苦難的解讀以及對人性的呈現等等,為什么需要這樣的命題,因為在如今日益快餐化和娛樂化的時代氛圍下,顯得其沉重的使命感,故能夠彌足珍貴。但詩歌允許多樣化、多視角、多層面呈現,更允許多種表現手法并存,一如印光法師開示佛弟子所言:“若是頂門開正眼,觸機莫不是宗風?!卑倩ǜ偡?,各枝獨美。誰都不能一雄霸天下,對詩歌之精拙做出獨裁意義上的劃分或者判斷。

    生活絢麗多彩,詩人王猛仁先生往往根據自己的親身感受,描述最能貼近內心的那部分,來作為其詩歌的中心軸,我們不能要求每個詩人都在某些雷同的主題內容上撞車,但要求個性化的靈魂感知,是必須的,更是必要的,那樣方能彰顯其創作優勢,和題材選擇的獨一與獨見。王猛仁選擇詩歌題材的范圍,也是他生活之范疇,熟悉的,也是易于掌控的,對司空見慣的熟悉生活的深度挖掘,應該說更能見詩人的功力和功夫。平凡中有生活的奇跡,日常里有生活的淳厚花香,詩人發現美的眼睛,就是在這些的平凡物事間,尋覓非凡的內涵與意義,是啟迪,是覺悟,也是奉獻。詩人以美之愿心洞察時相,于山川人物、河流黃土、樹木奇葩中,得到了詩歌的元素。他對正面生活的譽美占滿所有篇幅。歌頌、贊美,也是這本詩集的顯著特色。正如詩人以谷雨之潤,淹灌詩歌之種芽,茂盛了想象的優悅生活場景,是他個人體驗的寫照,也是謀劃未來的軌跡線。

    譬如《讓一首詩擇谷雨而居》里偏好雅韻的語句:“沿著記憶,仿佛你就在原地,品茗,撫琴,吟哦,俯拾谷雨無處不在的雅韻。慢慢攤開往事的扉頁,一字一句,摘取睡在你心底的星辰,詮釋我,或者在夢的詩箋上?!薄肮扔晔前仓k的。谷雨的安謐是那么的美?!薄懊恳粡埧此乒排f的冊頁里,一壺濃釅,卻半含著盈尺的甘澤,除卻了浮躁,憑添了滋潤?!薄霸谶@不聲不響的間隙里,有我們穿街而過的詩句,悄悄地棲落在谷雨的身旁?!?/span>

    譬如《內心的風聲》的一些句子:

    “熹微的詩句與黃昏的芳香,附和著醒來,陶醉了陽光的溫度?!薄皼Q定在冬天寫下最美好的句子。我對這個冬天和細碎的月光充滿敬意?!?/span>

    譬如《足音》優美的聯想:

    “我的筆尖,給了你詩意的舞蹈與金質的焚音?!薄爸皇O履:哪钕?,依然這么潔白,依然這么厚重?!?/span>

    譬如《秋日閑詠》好好享受靜秋的散漫和舒貼:

    “在寧靜和諧的境地,去眺望夕煙從鄉間農舍間升起,從林木蔥蘢的幽谷流水間飄向云霄。這或許就是一章純美的散文詩佳構?!?/span>

    他的詩歌,無一不是生活的歌贊和理想化的生存境界之“描寫”,無一不是詩人內心充盈著幸福、光芒、善和的具體呈現,同樣表現了詩人以“柔軟詞”饋贈每一個內心柔軟的讀者的最好禮物,歷歷詩句也是詩人性格、品格、詩格的填充,善詞以待人,善言以貺世,大好其事,大美其意,給人以希望、滿足、幽雅、寧爽。恰如小說家畢飛宇回答程青的提問所言:“寫作是投射到現實世界的一束溫暖的光?!?/span>


    四.


    艾略特所闡明的好詩是這樣的:“每個短語每個句子都是結束也是開始,每首詩一座碑文……”語言結束了,其意味深遠無窮,象一座石碑一樣聳立于讀者內心。這樣的詩歌雖然并不像秋天收獲的玉米籽一樣大量堆積在我們面前,但好的詩歌還是不少。而每個詩人愿意寫出好詩的意圖都是非常清晰明朗的,都在做出每一時刻的努力。詩人評論家張定浩著書,闡述好詩具有的“可解釋的”特點:“這首詩正在向我們發出邀請,邀請我們動用自己全部的感受力和分析力進入它,體驗它,探索它,被它充滿,并許諾,我們必將有所收獲,這收獲不是知識上的,而是心智和經驗上的,像經受了一場愛情或奇異的風暴,我們的生命得以更新?!蓖趺腿蕦迷姷摹皥讨c堅守”是一直的,他說:“我的筆也在行走?!薄白寱r間,去評說你的貞潔和火熱。(《濟瀆廟與詩人》)”因為“滿目的壯美和大愛,更容易讓我想起我愛的人,想起我為她贊詠過描摹過的一個個精彩的句子。(《我的筆也在行走》)”愛的力量,愛的源泉,在于這片廣闊的土地和深深的情感!在于詩人堅執既久的“披堅執銳”的詩途跋涉。在逐漸擴大的“夢之塬”上,“并且默默地,詮釋著生命中神秘而遙遠的路程。(《夢之塬》)”“那些美好的光陰和絢麗的背景在沉默中佇立,與我擦肩而過的不僅僅是流年。(《我的前方,是掀起心海的潮汐》)”而他的仰望和理想主義的內心所愿則是:“我需要有一個高貴的靈魂。我需要有一片喧騰的海洋。(《花夢》)”所愿既得,“得成于忍”,于是,他收獲了 “悄然地隱匿在遙遠的深處”的“一抹水墨畫(《一抹水墨》)”和觀瀾微妙現實的微笑,收獲了“一個人的童話”和“一道置景,綴著待發的花蕾,傾聽涓涓情話。(《木屋里的燈盞》)”

    總之,詩人的寫作也要歸于“寄情山水與靜謐的敘說。(韓嘉川語)”

    歸于“胸中裝著的三千年清風明月。(馬路詩句)”“指罅塵沙峰頂雪,眼前燈火枕邊書”的遠志情懷。


    五.


    在詩歌的語言里不斷突破,不斷出發!

    王猛仁先生的最新詩集《中原歌者》便是明證。確如汪曾祺先生的寫作感悟:“流動的水,是語言最好的形象?!边@本詩集就像一潭瀅瀅活水,趁著明麗春光和冉冉桃風,湯湯曼唱般流向每一個閱讀此書的人。


    2019.4.10.寫畢于開封。


    參考文獻:

    【1】《寫作是投射到現實世界一束溫暖的光》,作者:畢飛宇  程青,載《瞭望》2019年1月5日。

    【2】《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與當代海洋詩歌》,作者:李壯,載《詩刊》(上半月)2018年8期。

    【3】《星星散文詩》2019年第3期。

    【4】《大觀東京文學》2019年第1期。

    【5】《印光大師講演錄  凈心念佛》,作者:印光法師,中華書局,2018年6月出版。

    【6】《向著詩歌本身》,作者:王若冰,載《文藝報》2019年1月21日。

    【7】《如何理解新詩》,作者:張定浩,載《上海文學》2018年6期。

    【8】《執著與堅持》,作者:陳春明,文匯出版社,2017年1月出版。

    【9】《給青年寫作者的建議》,作者:汪曾祺,載《作家通訊》2018年第10期。

    【10】《散文詩》2019年第2期。

    【11】《披褐者》,作者:李俊功,河南人民出版社,2016年10月出版。

    【12】《第五屆中國曹植詩歌獎獲獎作品集》,許澤夫  張唱雷主編。

    【13】《從“蝴蝶”“天狗”說到當代詩的“籠子”》,作者:姜濤,載《詩刊》(下半月)2018年第8期。

     

    自拍 偷拍 另类 综合图片

    <tr id="qbesz"><sup id="qbesz"></sup></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