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拍 偷拍 另类 综合图片

<tr id="qbesz"><sup id="qbesz"></sup></tr>


  • 評論文集

    Commentary

    首頁  >  文學評論  >  評論文集
    書寫老開封百年老街的民族秘史——評南飛雁長篇小說《省府前街》
    評論家:    日期:2020年03月17日    閱讀:1519

    書寫老開封百年老街的民族秘史

    ——評南飛雁長篇小說《省府前街》

    李樹友

     

    八朝古都開封,有著4000多年的建城史和700多年的省會史,無論是千年夢華的宋朝,還是風云激蕩的民國,無論是古代,還是近現代,乃至當代,都有許多故事可以成為長篇小說的題材。因此,書寫老開封,一直是本土作家和河南作家孜孜追求的創作方向和目標。

    南飛雁的長篇小說《省府前街》(河南文藝出版社,20193月第1版),之所以獲得讀者好評,尤其是獲得“老開封”讀者的認可,進而對這位筆法老到的“80后”作家刮目相看,就在于他敏銳地發現開封是一座文學富礦,有著太多寫不完的東西;就在于他肯下硬功夫,一頭鉆進開封,深入研究開封,詳細考證上世紀三四十年代開封等地生活的細節,從街道布局到日常吃食,從歷任官員到市井生活,基本做到了無一字無來歷,無一事無出處;就在于他“十年磨一劍”“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創作精神;還在于他厚積薄發,搶占先機,一舉占領開封文學創作高地,以書寫老開封百年老街的一段秘史為主要內容,呈現給讀者一部厚重、扎實、穩健、從容的長篇小說,填補了用小說反映開封從抗戰勝利到開封解放,再到省會遷鄭之間歷史的空白。

    小說的封面有這樣一段話:一座城有一座城的命,一條街有一條街的命。城的命,街的命,其實就是人的命。   

    毫無疑問,這就是這部長篇小說的創作宗旨。無論寫古城的變遷,還是寫老街的變化,其實都是為了寫人,寫歷史進程中城與人、街與人的蛻變與新生。古城也好,老街也罷,只不過是一個舞臺,一個載體而已。作為舞臺,可以讓讀者看到上至國民黨高官、民國銀行行長、省府、市委機關黨的干部,下至三教九流、平民百姓,在這座舞臺上演出的一幕幕愛恨情仇、生離死別、打碎枷鎖、走向新生等悲情、悲慘、悲壯、悲烈的大??;作為載體,則承載了“人從哪里來,又到哪里去”耐人尋味的哲學命題。

    小說以老開封省府前街上幾戶人家的命運變遷為切入點,以開封沈氏家族為中心,寫了一部開封城的變遷史,也寫了沈氏家族的興亡史。

    小說自1936年寫起,至1954年結束,不過20年時間,卻囊括了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新中國成立、抗美援朝、省會遷鄭等一系列重要歷史事件,展示了千年古都開封特定時期的嬗變軌跡,以及開封人面對時代巨變的掙扎與蛻變、惶惑與新生。

    讀《省府前街》,可以獲得許多新知。譬如,民國時期開封人的日常生活什么樣,省府前街、中山路、寺后街、鼓樓街等老街的街景面貌如何,國民黨的內部機構,金融業的經營模式,開封是如何解放的,開封第一個國慶節是如何度過的,黃河伏汛與柳園口段抗洪是怎么一回事等,作者都以第一手翔實的歷史資料和逼真的文學描寫為讀者揭秘,滿足了讀者對民國時期一座城與一條街探秘的欲望。

    小說的使命在于塑造人,成敗也在于塑造人。優秀的小說,往往是將大歷史落實于具體的人物以及人物的命運,讓大歷史更有意義,讓小說找到自己的“魂”。

    《省府前街》在歷史與人物的關系方面,尺度把握得相當準確。省府回遷開封,開封的解放,新中國的建立,城市的新政策,黨和政府對老百姓的關切,老百姓對新政權的擁護,大時代對小人物的影響等等,都是通過沈家幾代人的故事,通過對人物命運的描寫來體現的。作者在對家長里短、人情世故的描寫中,自然地將歷史的變遷表達了出來。

    與其說讀者對小說描寫的大事件感興趣,不如說更關注小人物的命運走向及其揭示的歷史與現實意義。而這部小說的主人公沈奕雯跨越新舊政權的命運,最讓讀者牽腸掛肚,也最能體現小說的主旨。

    沈奕雯是民國時期的豪門大小姐,性格上兼有刁蠻驕縱與任情任性。父親沈徵茹是做派亦新亦舊的民國官紳,時為豫省農商銀行總行行長,手握一省財權。沈徵茹續娶馮氏入門這天,奕雯在婚宴現場一槍削去繼母的一個耳垂。這是小說開門見山的一個情節,奕雯火爆性格由此可見一斑。這一槍是這段民國故事的序曲,也奠定了全篇的傳奇基調。

    小說以沈奕雯為結構中心,從11歲婚宴上的槍擊案一直講到她28歲進入新中國后遷離省府前街,緊緊圍繞她近20年的主要人生經歷以及性格和命運,貼著人物一路寫下去,寫出了一個民國女子的成長史。

    大家閨秀的沈奕雯在個人情感上,經歷了種種波折磨難,本來文靜的性格得到扭曲。她與國民黨軍官趙貽海的分分合合貫穿小說始終,她明明知道花花公子趙貽海逢場作戲、始亂終棄,卻幾度難以割舍,一直折磨她十多年,直到開封解放前夕,發現丈夫趙貽海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浪蕩子并另有新歡之后,在感情問題上一向軟弱的她才毅然決然登報與趙貽海離婚。在新中國成立前后的五六年間,在時代的感召與好友崔靜姝的幫助下,沈奕雯這位銀行家的大小姐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逐漸成長為一名優秀的人民教師。

    沈奕雯也不是無所作為,她也有自己的閃光點。她在國慶游行隊伍中發現潛伏特務老薛之后,勇敢地沖進游行隊伍與靜姝一起抓特務。當靜姝為救她英勇犧牲后,老薛自殺,她一個人殺死另外兩個特務,其中一個被她活活打死,終于為靜姝報了仇。這個情節,絕不僅僅是奕雯火爆性格的再現,而是她嫉惡如仇的本性使然,更是在共產黨員靜姝的幫助下覺悟提高的縮影。

    沈奕雯的人生結局是美好的。小說結尾,她帶著靜姝的期望與囑托,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與年輕的鐵路工程師范書芃結為人生伴侶,隨著“省府遷鄭”的時代大潮,啟航新的人生。

    小說中有一個貫穿全篇的細節非常有意味,那就是沈奕雯的貼身寶貝——手槍掌心雷。小說開頭,她用這把手槍削去了繼母馮氏的耳垂;中間,她又用這把手槍殺死了雖然是她的丈夫卻陷害他父親的杜仲文。在國慶游行隊伍里,他還是用這把手槍打死了特務。小說結尾,她把心愛的手槍掌心雷放進了靜姝的棺材內,終于與這把伴隨她20年的手槍告別。

    手槍掌心雷,絕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道具,而是沈奕雯成長的一個意象,是她從懵懂任性的少女成長為有理想有覺悟的共產主義戰士的象征,是從心為物役到人的解放歷史性的跨越。

    沈奕雯是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也是眾星捧月“捧”出來的人物。她身經新舊兩個社會,由一個率性而為的資產階級的大小姐蛻變為自食其力的人民教師,告別過去走向新生,離不開省府南遷與回遷開封、開封解放、省府遷鄭等大環境,離不開古城開封深厚的文化土壤,離不開父親沈徵茹的教誨與驕縱,離不開剪不斷理還亂的所謂丈夫趙貽海的呵護與放任,離不開沈家傭人王媽的市井文化熏陶,更離不開靜姝、昶達、書芃、詠清、翔然等多位共產黨員的影響與幫助。

    尤其是情同姊妹的共產黨干部崔靜姝,在人生的緊要關頭,伸出援助之手,關心關切關愛,無私幫助沈奕雯,挽救了她幾近失敗甚至崩潰的人生,最終使他投入到共產黨的懷抱,成為新社會有用的人。

    作品塑造的靜姝、昶達、書芃、詠清、翔然等共產黨員的形象,讓讀者明確感受到其積極、光明的氣質,高尚、無私的情操,以及對信仰的無限忠誠。這也是這部小說凸顯的正能量,由此奠定了它成為建國七十周年經典之作的基礎。

    毫無疑問,沈奕雯是南飛雁為中國文學人物畫廊貢獻的一個獨一無二的人物?!妒「敖帧芬惨驗樯蜣撒┻@個極具典型性的人物以及圍繞在她周邊的十幾個人物的成功塑造,成為記錄那個時代中原人民苦難、抗爭、奮斗、自新歷史進程的一段民族秘史。

    《省府前街》的敘事不溫不火,即使寫驚心動魄的事件,也處理得從容淡定。情節跌宕起伏,環環相扣,故事的網眼編織得密不透風。

    小說歷史細節考究,人物塑造鮮活。結構和語言特色鮮明,架構故事、刻畫人物、描摹心理,都很見功底。

    整體上行云流水,尤其是將敘述和書信結合起來,呈現出自己的特色。作者試圖賦予“書信”和“敘述”這兩種文體不同的語感,予以明確兩者的邊界,以求在歷史背景和時代意蘊上實現對話的意義。沈奕雯是常規敘述中的核心,趙貽海則是書信中的核心。前者從舊政權走到新政權,場域在開封;后者從舊政權逃離到海外,場域在香港。在復調的結構中,人物、場域、經歷截然不同,又相互補充,拓展了敘事功能,延展了小說視野,深化了主題。

    作者的語言明顯帶有對錢鍾書、張愛玲模仿的痕跡。幽默、風趣的特點顯然來自錢鍾書,而敘事中的那種小資、“文青”味道和民國范兒,又能看到張愛玲的影子。寫起豪門顯貴的生活和心理來,又帶點古典世情小說的影子。

    省府西街,一條百年老街。平時并不起眼,如同古城開封眾多的老街一樣淹沒在歷史深處,僅僅是一個地名而已。然而,一旦走進小說卻變得鮮活起來。因為,這條老街賦予了作者的人文關懷與審美觀照,經過作者苦心孤詣的打磨,變得意義非凡。

    治亂廢興、兒女情長,風流人物或蕓蕓眾生不過是老街的匆匆過客。他們的登場和謝幕,在歷史長河里,不過是浪花一朵。惟有省府前街得以超出政治與個人的短周期生命,以其不移不變的歷史印記,成為后人回眸歷史的參照。  

                           

     

    自拍 偷拍 另类 综合图片

    <tr id="qbesz"><sup id="qbesz"></sup></tr>